Select Page

Recent Post

爆料天王的宿命?

看着公正党国会议员拉菲兹的IG和他孩子的互动,满满的温馨,孩子很小很可爱,不知道他知不知道爸爸,会在他成长的其中两年半,30个月,不在他的身边陪伴?

拉菲兹是谁?很多政治冷感的人可能不认识他。2012年拉菲兹因为揭发国家养牛公司NFC的弊案,公开NFC以及公司主席的银行户头账目资料,而声名大噪,还有人给他一个响噹噹的外号叫“爆料天王”;然而也因为爆料,让他惹祸上身,被以“泄露国家养牛公司银行户头账目资料”等罪名,提控上庭。

官司打了多年后,2018年2月7日,拉菲兹以及另一名一同爆料的大众银行前职员佐哈里,因违反了1989年银行和金融公司法令,泄露资料罪名成立;走出法庭,拉菲兹一直保持乐观神情轻松态度,似乎对判决处之泰然。

根据联邦法律,国会议员一旦被判坐牢一年,或罚款2千令吉,就会失去国会议员资格;因爆料搞到自己可能坐牢,甚至恐怕无缘参选,这一切真的值得吗?

拉菲兹较后在面子书上载一段讲述他心路历程的视频,短片会播出,代表他会坐牢。

视频内容如下:

“每宗贪污丑闻中,总有人无法向前迈进,有者受困于余波而脱不了身,他们在纵容贪腐的时代,付出惨重的代价;我没有窃取公众一分钱,但却要在被告席上度过漫长的时间,涉嫌丑闻的所有人反而逍遥法外;更糟的是,国家养牛公司不受惩罚,而马来西亚人却被迫为之买单,牛肉依然昂贵,2亿5000万令吉的公帑至今未能悉数追回。”

“人生就是这样,日子总要继续过,我尽了本份毫不后悔,生活还得继续,无论结果如何,我的家庭和我都会竭尽所能去面对;如果你对此事,有一丝毫的愤怒和失望,这意味你还在乎,你可以感受到周遭的不公不义,别让这种感觉,只在你心中激荡那么一阵子”

“我不需要任何人怜悯,这是我的选择,尽了本分,就不后悔,剩下的,留给人民。”

站在新闻前线,看着他审讯后不搞悲情,云澹风轻地说所有事情犹如意料之内,反而更令人肃然起敬,也开始质疑,难道这就是爆料天王的宿命?

请善用手中的选票

悬峙议会Hung Parliament,又叫悬峙国会或者少数派国会Minority Parliament或均势国会Balanced Parliament,是指在议会制国家中,没有一个政党,在下议院中取得绝对多数。

最近,有不少人,包括巫统元老东姑拉沙里都预测,来届大选可能出现“悬峙国会”的情况;姑里说,他和友人进行讨论及交换意见时,不少人提出这个看法,这表示选民既不要执政党蝉联,也不要反对党掌权,他们要一个由所有政党组成的“国民团结政府”。
而这当中,伊斯兰党,他们可是打着一旦出现悬峙国会,别的政党就要找伊党组联合政府,到时他们就能吊高来卖的如意算盘,但这种待价而沽的想法,就被不久前退出伊党,但还未决定加入哪个政党的波哥先那国会议员马夫兹,狠批说这会破坏民主程序。

会破坏民主程序的还包括:投废票运动!

如果这个最近发起的运动真的发酵,朝野政党的选票很大可能都不会超过50%,无论谁执政都是“弱势政府”,这是发起人希望看见的局面,欲把权利归还于选民,让选民当家。

无可否认,投废票是选民的权利,也没有法律管制,但是想要靠鼓吹投废票,达到这个诉求,在现有的政治环境下过于理想,因为,如果朝野的议席接近,那么就会出现挖角、跳槽的局面,谁还会去听取投废票选民的心声,争夺政权最重要。

任何民主和选举制度都有弱点,如果情绪掺杂其中,这些弱点将能够左右选举,带来灾难
性后果,可能需要5年或更久的时间,才能纠正铸成的大错。

在我国自我放弃者已不在少数,至今为止,还有大约380万名大马公民还未登记为选民,大多数是年轻人;上届大选,民联总得票是562万3984票,而国阵的得票是523万7699票,差距是38万6285票,如果这些人参与投票,绝对可以在下届大选成为“造王者”。

民主,并非从天而降,争取民主的过程也非常艰辛,所以更不应轻言放弃,只有参与才能促进民主,放弃将干扰民主的进程。

各位选民,请履行公民义务,善用手中神圣的一票。

两个医生,一个希望


下届大选,如果希望联盟赢了,马哈迪就会当首相,旺阿兹莎任副首相,然后等安华出狱后,再让安华接棒;按这个计划来看,马哈迪如果真当上首相,他会坐多长时间?

可以这样算:安华608出狱,根据宪法规定,他出狱后5年内不可以竞选,再加上一堆让他上位的程序,包括国家元首特赦、补选等,92岁高龄的马哈迪这个过渡首相,顶多就坐个半年到1年左右,也许半年都不到,就必须交给安华。

然而,就算短暂,对安华家庭来说却也不容易,因为他们要跟当年的“仇人”,并肩作战;旺姐要跟当年把自己丈夫送进监牢的敌人合作,努鲁依莎要接受当年陷害自己爸爸的人当过渡首相,这家人心里那个坎,不容易跨过。

马哈迪是明白人,他知道要打这场仗,一定要做些什麽, 1月 7日希望联盟大会上,马哈迪主动提及廿年曲曲折折的恩恩怨怨,第一次破天荒的说:他,亏欠了安华和他的家人,谢谢他们接受他。语毕,在场的每个人无不动容。

马哈迪表达了歉意,安华也是明白人,他请旺姐替他念出声明:为了人民,他和他的家人,愿意搁置一边,接受马哈迪的领导,冀望大家亦是如此。

有人质疑,马旺配究竟是政治投机主义,还是民主权宜之针,是票房毒葯还是灵丹,在还没经过大选的洗礼、时间的检验前,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诠释。

对公民组织及人权份子而言,马哈迪去年尾为他过去的错误致歉缺乏诚意,看不到转型的正义;对支持马旺配者而言,解铃还须系铃人,马哈迪是目前改朝换代、打造政冶两线制的最佳推手。

马哈迪是医生,毕业于新加坡的爱德华七世医药学院,旺姐则是在爱尔兰皇家外科医学院获得妇产科系学士后成为眼科医生;或许,单凭一个医生之诊断,不足让人信服,如今希联果断决定,结合两个医生的力量,组成一刚一柔的马旺配。

两个医生携手绽放的光,也有人说,那是一道希望之光。

团圆饭的味道

团圆饭的味道

出生在一个传统潮州大家庭,记忆中的团圆饭都是热热闹闹的一家大小齐聚百年老字号饼铺店,先祭祖后放长长的红鞭炮,再围在热哄哄的“暖炉”旁吃着浓浓的热腾腾的鱼膘高汤火锅,那时候的火锅还是碳煮的,加碳时还可以看到火光四溅异常开心妈妈兴奋;而小小的我最开心是可以边吃火锅边喝Sarsi和shandy,这是记忆中最初的年味。

再长大一些公公离开后,和电视剧看的大家族闹分家剧情一样,爸妈带着我们5个小毛孩离开了饼厂回到那个曾经是“宿舍”的家,开始了我们一家七口的生活,期间风风雨雨还开了三年零八个月的咖啡店,然而每年新年爸妈坚持一定要一家齐人拜祖先后才起筷吃团圆饭的传统;团圆桌上摆的依然还是热腾腾的”暖炉”汤,这是家的味道。

后来哥哥去外地念书了,姐姐去了新加坡,再到我上大学了,但每年还是会很期盼新年那锅热腾腾的汤肉丸和妈妈的秘制辣椒;毕业后由于工作的关系,家人都为了我提早吃团圆饭的时间,晚上则去我工作的地方一起倒数迎接新一年的来临,这几年家里开始多了几双筷子和碗子,桌上的食物也越来越丰富了,唯一不变的还是那锅热腾腾滚烫烫的火锅汤。

去年,我嫁人了,夫家不是传统人家也没什么宗教信仰所以很自由,家婆建议说今年阿韵第一年来我们家吃年夜饭,我们就打扮漂漂亮亮去酒店吃吧。沉默。小叔说,酒店食物不好吃不然我们在家里吃,我煮,我再补上一句,好呀我们打边炉,妈你就不用煮不用担心太多了,这对孪生兄弟长大了会帮你搞定的。

感恩今年还是一样,年夜饭桌子上满满的都是我爱吃的菜,一样坐在热腾腾的汤锅前吃着我记忆中最重要的那顿暖暖的团圆饭,只不过饭桌上的脸孔不一样了,而桌上摆着的也不再是Sarsi和Shandy,而是红酒和啤酒,这是成长的年味。

🍺🍷Happy Murph Year 2018 🐶

Instagram

Follow YUNNA @